詹程开/钱江晚报

  孩子的教育对每个家庭来说都是头等大事,不少家庭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将孩子送到校外培训机构进行“加餐”。随之而来的是校外培训行业乱象。

  在今年初召开的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上,民革省委会和省政协委员卢彩柳、万晓萍分别提交提案《重拳出击整治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培训乱象》(第69号提案)和《关于规范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建议》(第526号提案)。

  省政协把这两个提案打包成“整治校外培训乱象”专题提案,主席会议审定后列为重点提案,由省政府副省长成岳冲领办,省政协副主席马光明协办。

  9月28日上午,一场“整治校外培训乱象”专题重点提案办理座谈会在省政协大楼召开。

  校外培训机构问题重重

  现有监管措施难以覆盖

  民革省委会曾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专题调研。

  在当天的座谈会上,省政协委员、民革省委会专职副主委刘净非说:“校外培训机构存在证照不全隐患大、虚假宣传影响差、盲目教学质量低、强制收费秩序乱等问题,现有的监管措施难以全面覆盖,给孩子的身心健康带来严重的影响。”

  依据规定,举办正规的社会教育培训机构,应当具有教育部门颁发的办学许可证和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核发的营业执照。然而,不少培训机构存在证照不全和证照不符的情况,部分培训机构办学情况就是一间小套房、一块小黑板、几张课桌椅,因陋就简、逃避监管、违法办学,场地设施陈旧,安全隐患严重。

  还有很多培训机构采取谎报名校录取率,夸大提分效果等手段,在招生中大打广告战。以名师“一对一”、“小升初”名校冲刺等字眼夺人眼球,违规组织小升初摸底考试,为民办学校提供招生代理,对应试教育推波助澜,给基础教育的健康发展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校外培训机构任职的教师,除少部分是民办学校的教师或退休教师外,有不少非正规师范类院校毕业生甚至待业青年,无教师资格证,无教学经验等。有的机构抓住家长看重学生分数的心理,乱涨价、乱收费,强制要求家长一次性交纳一学期、一年的学费。

  没有休息天也没有假期

  小学生郑妙:感觉好累好累

  培训班对于学生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在座谈会上,杭州拱宸桥小学六年级的郑妙,作为界别群众代表发言,她给大家讲述了她的“培训班生活”。

  郑妙说,从幼儿园起,她就泡在各种校外培训班里,随着年纪不断长大,画画、舞蹈等“兴趣班”变成了语数英科等学科类的“培训班”。“在我身边,同学们少则2-3个培训班,多则6-7个培训班,比比皆是,只有极个别的同学没有培训班。”

  郑妙说,她和同学们白天在校园里享受着“素质教育”的欢乐,放学后和周末假期则接受着魔鬼式的训练,奔赴在各大培训班的路上或埋头在书桌前。

  “我没有休息天,更没有假期。什么暑假、寒假、国庆长假、春假、秋假、六一节、生日……对我来说这些都不是节日,感觉真的好累好累。” 她希望,语数英科等学科类知识在学校里就能学到,不要再到培训班去学。

  整个治理工作

  要求在明年6月完成

  提案承办单位高度重视提案办理工作,开展深入调研,充分听取意见,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管理。

  今年4月,省教育厅、省公安厅、省民政厅、省建设厅和省工商局联合印发了《关于印发浙江省开展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方案的通知》,在全省范围内开展集中整治。专项治理主要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部署发动、全面排查;第二阶段是宣传引导、分类整治;第三阶段是巩固完善、专项督查。整个治理工作,要求在明年6月完成。

  “针对‘培训热’‘竞赛热’以及民办学校违规‘掐尖’招生等突出问题,我们已经在努力,标本兼治打好组合拳,着力化解学生及家长的课外负担、经济负担、精力负担。”作为提案主办单位的代表,省教育厅韩平副厅长介绍了相关措施推进情况。

  在座谈会现场,其他提案会办单位也都补充介绍了相关的办理情况,税务部门表示,实时开展重点征收稽查,对校外培训机构没有按照税法规定纳税的,将依照税法规定严格处理。

  “校外培训机构收费,我们下一步将加强收费行为监管,坚决杜绝收费方面违法的行为。”省物价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不少从事或关注教育工作的省政协委员,也在座谈会现场对“整治校外培训乱象”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省政协委员、缙云中学副校长丁敏林建议,在当前背景下应及时调整部分大学的招生政策,去掉那些通过提前过度培训获利的竞赛、自主招生相关条件,控制“三位一体”和自主招生的规模,让“剧场效应”中首先站起来的人愿意坐下来,对部分需求用政策来截流,给市场降温。

  省政协委员、杭州高级中学校长蔡小雄则对三个群体作了呼吁,呼吁家长们不要太关注“邻居家的孩子”,要真正唤醒孩子学习的热情,要让他真正把学习内驱力发挥出来,寻找他们的学习兴趣;呼吁教师要敬业,千万不要把孩子往培训机构去赶。呼吁学生,要学会自主学习,主动学习,只有自己真正感悟领会过来的知识才是永远永久的知识。

  (原题为:《省政协聚焦校外培训乱象》)